Sunday, October 3, 2010

爱情黑白论•攻或守

1.10

“老头子,我到底该怎么办?一切都毁了。” 贺凡沮丧问道。

“你啊,就是太冲动了。口硬心软,哈哈,真像你老爸我。好啦,别懊恼了,咱们下楼吃晚饭。今晚的菜色不错,又是双份。唉,干嘛杵在那儿?来!开饭了。” 老爸。

筷子逗留在米饭上,老爸老妈可是头一次见到这奇观。香味扑鼻的红烧猪蹄竟然不能动摇贺凡的心。不然他都是一手紧握猪蹄,一手夹菜下咽。今晚,想必一切都扰乱了他的思绪。

“喂!吃饭啊!等猪蹄长多一边哦?” 老妈。

“吃不下啦。” 贺凡

“还在为那女孩一事耿耿于怀,别告诉我你的心被她牵动了?” 老妈夹着菜给贺凡时问道。

“我上楼咯,吃不下。你们慢用。” 贺凡说完便冲上楼。两老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背影离去。

夜晚降临,晚风叙叙吹。每个星座在夜空中聚会。双鱼又在做梦了,巨蟹与天蝎在玩剪刀石头布,人马与处女正情意浓浓,眉来眼去。贺凡房间顶部是片大天窗,星空就映入他眼帘。

“我怎么会对她做出那么没风度的事啊?那断话铁定伤透了她的心。人家毕竟是个女孩。我会不会太过份了?但,要不是因为她,我贺凡不会沦落至这地步。妈的,到底是怎样啦?道歉?置之不理?好乱啊!那一拳,是她自找的。但会不会下手太重?她回家时会不会头晕而晕倒?晕倒?被坏人拐带?不会被操吧?那副德性?应该。。。不妙,近期昔阳街巷尾有个变态狂出没,不会对她毛手毛脚吧?乱啊!!!” 贺凡心里反复设问。


羊肠小径,空无一人,颖芳眼中的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这还是第一次被人羞辱得如此难堪。她偏离了昔阳街街灯照射下的街道。前方孟现一个影子。那影子往颖芳的方向驶去,影子巨大且被拉长。由于那人背光,颖芳根本不知道前方那人是谁,长什么样。她停下脚步。

那人突然跑向颖芳。一边大声叫道:“喂,你站住!”

颖芳被吓得脸青唇白,立即转身拔腿就跑。谁知身后却有一个裸体男奔向颖芳。他披头散发,那老二在3平方英寸的上层腹,股沟与大腿肉之间豪爽地大摇摆。那变态男还不时向颖芳吐舌调戏,眼看颖芳即将落入那淫魔手中。一块砖块从高空抛去,在黑夜中犹如一颗流星划过天际。眼前的变态狂倒地,那红砖命中红心。颖芳才转过头,那男孩奔向颖芳。 也许是街灯在作怪,魁梧的身子旁浮现金光环,咋看下就像漫画里的英雄出现般。

“哈?陆。。。陆翔,怎么是你?” 颖芳百思不解地问道,似乎忘了那淫魔的存在。

“你没事吧?有没有被吓着?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陆翔紧张地问道。

“我没事。可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 颖芳继续问道。

”喂!小妹妹,别乱跑啊。。。来帮叔叔照顾我的大鸡巴!添添嘛!” 色魔总算开后了。

陆翔二话不说,趁他还没能站立时,冲前去往他的脸上多补两拳。这下,那变态狂昏过去了。陆翔抓起颖芳的手立即离开现场。颖芳还没回过神,早已被陆翔牵出昔阳街。在前头的陆翔心里感到超满足,这小手牵得超值得!突然,颖芳停下脚步。

“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会在这里?” 颖芳不耐烦地等着他的回答。

“我知道你不来学校一定是为了昨天那回事。我向学校讨了贺凡的地址就去找你。我从放学等到现在,还好你在这里。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陆翔一五一十告诉颖芳。

颖芳呆住了。这家伙竟然在那条街等了她一整夜。她哑口无言,只好杵在那。她把头倾倒在陆翔的胸膛上。眼泪又情不自禁地落下。


同样是眼泪,但一颗咸,一颗甜。一颗是为了他流下。一颗是他为自己而流下。一颗心如刀割,一颗百般感激。一颗委屈,一颗幸福。就这样两人在没人穿梭的巷子口站上一个小时才回家。在群星的眷顾下,这一对恋人会否终成眷属?


此时,贺凡则在昔阳街的街旁无助地望着他们俩。他早就因为不放心颖芳一人回家而冲出家门外一路跟踪颖芳。怎知在紧要关头却杀出个程咬金。颖芳出事时他正好在她身后。因为陆翔的现身,让他停下脚步前往猛K那变态狂。在远处看着那一幕,让他忽然有个感觉油然而生,超酸的。芥末加上番茄酱,倒入果汁机与酸梅,柠檬与桔子搅拌,在加上白醋一同调制的拧酸汁。把那饮料灌入嘴里,正和贺凡此刻的心情一样。即使想保护颖芳,但却毫无机会。英雄无用武之地。叹息。他只好眼睁睁看着他们俩,转身拖着疲倦的心回家。万籁俱寂的夜晚,他沉重的心酿出沉重的脚步声。一个人独自返家,宽敞无比一条大街,竟容不下多一个人的脚步声。

(序)


~第一季完结~

6 comments:

joanne said...

来帮叔叔照顾我的大鸡巴!添添嘛!亏你想的出来. 赞. 2.1 2.1!!!

grace ngu soo ching said...

我刚按进去你的blog你就已经upddate到1.10了, 没本事读完全部 :S butttt, 我还是要支持你当网络作家的idea :)  

Tchien said...

joanne: haha,it is reality of a human. haha. a pervert speaking with soft tune and polite terms will sounds funny. haha heng lo,i dint write 懒叫。hahahaha... sorry for the ill-mannared. i dun mean it! ^^ *innocent*

grace: though u are not reading the story,still i wish to thank you for ur supports. :)
网络作家不是我的菜。当你游览我的部落格时,只希望我能把你带进
“我的想法,我的思维,我的世界” :)

Ray said...

Wow. Finish reading already. Haha. Got kik got kik. ^^

Tchien said...

thnx bro! but i will stop posting for nearly a month because of the coming exam. :)
anyway,thnx for ur supports! :)

小七 said...

faster faster!! i wait for a long time dy.. oh ya.. exam ho.. then man man lai la.. dun let me wait too long time 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