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8, 2010

别了

清晨,露珠滑落在我的脸颊,湿湿的

泛红的眼睛,抗拒阳光第一线的触碰

脑袋清空,我试着将一切删除...


床尾那旅行箱,仿佛催促我收拾心情

自家的热巧克力,从口里流入肠胃

似乎要我谨记家的温暖与关怀


回眸,那洋溢自身味道的房间

倒带,缩小,模糊,消失

回过神,我已在登机处


涡轮无情地转动,尽管我靠那强壮地萝卜腿,奋力向前冲

干!你真要把我带走吗?

你还把我的泪珠全风干了

那颗不舍之心,也随之冲上了海拔几千里

我无法接受这别离,双眼合闭,但愿梦境能淡化这伤感


烈日当空,拖着沉重的步伐,笨重的旅行箱

抬头,还真不惯,怎么房子没家的感觉

躺在床上,家人,朋友,我珍惜的人

陈列在脑海中

你们都好和蔼,对我微笑,我心里踏实多了

忽然,黑洞浮现,你们全被卷入-消失


是时候清醒了,是时候面对了

你们被卷入前的那一刻

都祝福了我,谢谢

我收到了,我站了起来,就像坚韧的小草

大家,感谢你们多年的眷顾

我会发愤图强,不辜负你们的期望

等我这小草头上长出鲜花时

咱们再相见!

人生就是要不停地奋斗!

为了明天,为了将来,为了那花朵!!!



当机翅与乡土相隔千里,就是时候说再见了

3 comments:

可可 said...

哦哦哦哦哦哦~你是我的花朵~

raymond wong said...

权兄,
祝福了
是时候用你的思维,想法
来掌权这世界。

【午夜血吟】 said...

哈咯懷權哥哥,好久不見,你去哪裡深造?
祝你好運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