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3, 2010

爱情黑白论•攻或守

1.4

“三年八班,王贺凡。立刻到训导处来!” 班上的扩音器在一片喧哗中扬声。顿时课室里鸦雀无声,那通告的回音还在课室里四面播散。还没及收尾,全班同学的目光投视在贺凡的座位。老师也放下课本,凝视着贺凡。

“靠!怎么又是我?又是那个混蛋给我通风报信去了?干!回来一定要查个明白!看看看,看你们的书吧,呆瓜!” 贺凡按捺不住心中的怨气大声怒吼。

“王贺凡,马上去训导处见训导主任!” 班导指使贺凡。班上曾被贺凡与他的死党打扰的前排同学最期待的时刻莫过于此刻。他们宁愿牺牲一年一度的职业篮球赛如门票也势必待在班上看贺凡出丑,因为值得!(虽然那些阿呆不会去观赛)他们心中那团怒火已包不住,怨气的凝聚力比岛山明的作品《七龙珠》里悟空撑起的生命球还大颗!那破坏力想必是不言则明。

“头儿,我看大势不妙,先撤为妙。免得那三八又为你加盐加醋,到时你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克梁向贺凡喃喃细语。

“你们给我等着瞧!回来每人吃我一拳” 贺凡丢下一句话后和同学们背道而驰。

贺凡是训导处的常客。里头的每一角落都让他翻过了。他与训导主任-梁主任更称得上是不宿之敌。记得上两个月他大闹天宫的时候,就是梁主任把他压在五指山下。当大伙儿似拖了枷锁般在篮球场上争抢篮板球,抄球,快攻时,贺凡却双手颤抖,右臂发酸地在黑板上罚写一千遍的:人冀子孙贤,而不敬其师,犹欲养身而反损其衣食也。即使梁主任处处逼人使得他很厌烦,但让贺凡更不耐烦的莫过于每次转角必定碰见的女孩。她是这所学校巡查员组里的副团长。她就好比那系在孙悟空头上的金刚圈,常让贺凡头痛不已。

“喂,你还楞在门外干嘛?给我进来!” 梁主任看到了门外的闭路器转播到她面前的荧幕时,不耐烦地喊道。

“哦。” 贺凡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应。此刻的他心里早已有准备随时遭梁主任千刀乱宰。

“王贺凡,你皮痒啊?上两个月的惩罚还不足让你回头是岸吗?这次还在考试期间偷看!你知不知道父母把你送进学校的目的?他们也想望子成龙,你就不能好好读书完成他们的心愿吗?。。。” 梁主任不厌其烦地教训贺凡。

贺凡早就不在听了。她的舌枪唇箭已深深布满贺凡的身子,贺凡在一片血滩中挣扎,想立即冲出这鸟不生蛋的训导处。

“希望你能反省反省,别悬崖勒马。你今年还得应付检定考试。” 梁主任以此话做为结束。

“哦。” 贺凡不在乎地答道。你看过齐天大胜坐下来观摩课业吗?除非他取到了西天的经书。

贺凡拖着浑身布满子弹的身躯离开。每次踏出那门,四周走动的学生与教师会以异样的眼光投视着贺凡。这立即让他浑身不自在,又气愤,他总会紧握拳头。

“在看!小心你的双脚踏不出这校门。我在这学校的势力你可是知道的,如果我。。。” 贺凡还来不及说完一位女孩走前来打岔。

“真没用,你还是被传到训导处了。哎,狗改不了吃屎,你也不过如此。” 那女孩讽刺道。她右手上握着笔,左手握着小册簿,毫无畏惧地抄下贺凡的名。这位每天系上红领带,飘逸着一头马尾发,每天板着一张超拽的脸的副团长正是贺凡的眼中钉。“郭颖芳!你欠揍啊?老子我才刚从那扇门被轰出来,你就在这里搞搞阵,别太过分!” 贺凡把周围的老师与同学视而不见地想那女副团长-颖芳怒吼。


注解:

1)人冀子孙贤,而不敬其师,犹欲养身而反损其衣食也。

意思是:人希望自己的子孙有作为,却不知道重视老师的作用,这就好比想保养自己的身体。但又不穿衣,不吃饭似的。出自(清)王卓《今世说》卷一。冀:希望。敬:重视;人虽有性质美而心辨知,必将求贤师而事之,择良友而友之。

2 comments:

可可 said...

waiya, imbas kembali o *applause*

Tchien said...

thnx! haha... watever u read now is just a head start. more story which is interesting are under processing. seat back,relax and enjoy reading. :)
thnx for ur support b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