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5, 2010

爱情黑白论•攻或守

1.5

“加多一条恐吓罪。你衣衫不整,没系领带,名卡不佩戴,还穿了双球鞋来学校。你当这里是哪里? 颖芳不客气地一一点出贺凡所犯下的错。

“你要是再说一句话,就别怪我动手,是你不识抬举!” 贺凡咬牙切齿地对颖芳发出警告。

“如果我就是要呢?打我?掴掌?我可是一点都不畏惧,更不向你这类人屈服!” 颖芳毫无畏惧地回应。

“你真的是够拽!应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贺凡忍无可忍地怒吼,整条走廊顿时陷入一片宁静状态。一些老师张口结舌,同学们目瞪口呆。大家把目光投向他们俩身上。贺凡身边浮现犹如超级塞亚人声旁的气,即烫手又危险,随时都会爆发变成超三赛亚人。贺凡的拳头举起,准备向颖芳的脸揍一拳。


“住手!别欺负颖芳,你这混帐!” 一位系上红色领带,肩上有三颗星的男孩反驳贺凡,

“陆翔,你给我后退,谁来我都照打不勿!” 贺凡已将近发飙了。

“你来干嘛?这不关你的事,请你别插手,别妨碍我执行我的工作。” 颖芳冷漠地埋怨陆翔。

“他的拳头快要揍伤你了,你却无动于衷!我是在帮助你啊!这种人渣,连女孩都打,你说我该不该插手?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着想。” 陆翔不解地回答颖芳。

人渣一字惊醒了贺凡邪恶的一面。火冒三丈的他早已忍无可忍。他,发飙了!

“陆翔!小心!” 颖芳的话才传出,一口鲜血喷到颖芳的额头。贺凡紧握着拳头,凶神恶煞的眼神盯着倒地的陆翔。通常呆瓜都是这么不堪一击。老师们立刻上前阻止贺凡,而一些同学则在旁围观,一些鸡婆的立马冲到训导处去报告。

“你为什么不躲开?都叫你别插手了!” 颖芳搀扶着陆翔紧张地说道,声音还颤抖着。

“我如果闪开,你就要吃那拳了。为了你地安危” 陆翔轻声说道,试着让自己能被颖芳感到亏欠与担忧。


“放开我!你们俩人,谁都饶不过!有种的话,站起来还击啊!来啊!” 贺凡怒火冲天地向陆翔和颖芳喊道!老师紧紧抱人不放,深怕贺凡重伤陆翔。

“王贺凡!你给我住手!” 梁主任气呼呼地喊道。现场一片肃静,唯有贺凡在挣扎,试着解脱自己,及凑的呼吸声打破了沉静。陆翔在一旁痛苦呻吟,以怜悯的眼神与颖芳交替,心里多么希望这一刻永远静止,让他多看颖芳几眼。

“把他给我带进来!” 梁主任大声怒吼。


此时,陆翔黯然微笑,脸颊上的伤早已忘却。“我成功了!” 他心里暗爽。这一拳,换来的不止是颖芳的关心与照料。他更想将贺凡解除掉。当一个男人能为心爱的女人奉献,心里是无比的欣慰与骄傲。这次他能将贺凡打垮,相信他在颖芳心目中是多么的伟大。一个女孩摆平不了的事往往让男孩帮忙,当那双手伸出时,多半女孩的心早已融化一半。但,这凭空想象只僵持了几秒。陆翔惊觉发现原来他与颖芳的距离并没有缩短,反之又改上了层厚厚的胶片。两人被隔得好远好远。

(序)


4 comments:

yanne teo said...

you like dragon ball very much ya?
u repeated using dragon ball & 超级塞亚人 in it!haha.but it is fun :)

Tchien said...

i used to read that comic. that is the first ever comic that i finished reading it. haha. but it seems nice to match all the points with a bit of the comic part right? :) thnx anyway. 热血热血!

raymond wong said...

这文章需有其真正经验。。

Tchien said...

架我是打得多了,血早已流成河。
但!这故事如有雷同,纯属虚构。哈哈
谢谢你的热血!